日本怎样把汉方医学推向世界,盘点那些师从中国后来变成日本民族独特文化的内容之十九:中医

他山之石

Service support

日本怎样把汉方医学推向世界,盘点那些师从中国后来变成日本民族独特文化的内容之十九:中医

       【顶尖原创】  作者:聪明岛岛主  日语顾问:王景辰

       中医,是指中国传统医学,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大瑰宝;她与古印度医学、古阿拉伯医学和古藏医学并称四大世界古代医学。中医历史悠久,博大精深,话题太大,笔者作为外行,说起来肯定如盲人摸象。但我们可以简单概括起来说说,以便读者形成一个整体的概念和条理。借用中医的一个概念,主要脉络由以下九个方面构成:

       从发展历程来说,中医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,她诞生于原始社会的巫术。(巫术不是贬义词,是人类的前科学,也就是科学之前的科学,目的是为了解决人与自然的问题,几乎每个民族的幼年期都有过巫术。)到春秋战国时期,中医的基本理论已经形成,之后历代不断试错、发展、完善,直到清朝末年西医进入,传统中医逐渐式微;到如今,又用科学的循证方式研究发展,为人民健康和世界医学做出巨大贡献。如屠呦呦从传统验方中得到灵感,用现代循证医学方法研制的青蒿素,因对治疗全球疟疾的巨大贡献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;再如,在2019年底至今的新冠疫情中,中药也经过临床实践证明对轻症有显著疗效;2018年,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医学刚要。



       从基础理论来说,在几千年漫长的医疗实践中,中医依据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思想,总结出运气、精气、阴阳、五行、气血、津液、脏腑、经脉、病因等学说,用来指导医疗实践。

       从经典著作来说,中医主要有“四大经典”,分别是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黄帝八十一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和《神农本草经》。

       从看诊方式来说,在没有现代检查设备的古代,智慧的老祖宗发明了“四诊”,即望诊(观察人的形体、面色、舌体、舌苔等),闻诊(听声音、嗅气味),问诊(询问病人及家属,了解证象和病史),切诊(主要是切脉,根据脉搏动处辨别脏腑功能的盛衰、气血津精的虚滞等)。



       从治病思维来说,中医思维主要有三个特点,分别是整体观念、辩证论治和取象比类。所谓整体,观包括两层含义,一层是把人体看做一个有机整体,二层是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;所谓辩证论治,就是将看诊过程中的望、闻、问、切“四诊”所搜集的资料、症状和体征,通过综合分析,辨别病情,辩证下药实治;所谓取象比类,也叫相似观念,近似于现代分形观,古人用阴阳、五行思想,感性、直观、形象,整体判断和医治,而不是局部的头疼医头,脚痛医脚。

       从医学分科来说,中医分为内科、外科、儿科、妇科、五官科、骨伤科、针灸科等科目,这在宋朝张择端的名画《清明上河图》中,就有形象描绘。

       从治疗手段来说,有中药、针灸、火罐、膏药等疗法和药物。

       从著名人物来说,中医历史上有十大医学名人,分别是针灸之祖------黄帝;脉学介导者------扁鹊;外科之祖------华佗;医圣-----张仲景;-----预防医学介导者------葛洪;药王-----孙思邈;儿科之祖------钱乙;法医之祖-----宋慈;药圣-----李时珍;《医宗金鉴》总修官-------吴谦。

       从传播影响来说,古代中医一千年多年前就传播到朝鲜、日本、越南、东南亚等地,到了近现代,又传播到英国、德国、美国、加拿大等欧美国家。中医传到韩国,变成所谓韩医;传到日本,称为汉方。



       在说日本中医之前,先说说韩国人对中医的态度。因为长期被外部势力控制或侵略,国家地位低,韩国人民族自尊心显得特别强,强到有点玻璃心了。他们把中国文化拿到世界去抢注,继“端午祭”抢注成功后,又抢注“韩医”,即所谓“东医”,拿问世仅仅四百年的《东医宝鉴》做文章,其实,这部韩国医术里面的内容绝大部分来自中国《素问》、《灵枢》、《伤寒论》等医书。欧巴,屈原、李白、李时珍都是我们韩国人,思密达!

       说句实话,在这方面,日本人还是比较厚道的,他们一直都承认大量文化是从中国学习过去的。虽然把中医改名汉方,也变成了本民族的特色文化,但汉方好歹承认来自大汉民族,这跟日本和服店至今还挂着“吴服”的招牌是一个意思,没有忘记它们的根在中国。



       中医是什么时候、用什么方式传播到日本的?

       中医传播到日本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。但研究相关资料考证和比较公认的推断,中医传播到日本,主要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。

       第一个阶段是公元五世纪,大致相当于中国南北朝,日本的古坟(倭五王)时代,路径是经过朝鲜半岛的百济传入。这个时代,中国南朝皇帝陆续为5位倭王(讃、珍、济、兴、武)进行册封,他们被合称为“倭五王”;而汉字和儒家经典《论语》等文化,这时已经传入日本两、三百年了,日本第一部史书《日本书纪》就是用汉字写成的。

       这个时代,汉文化成为朝鲜半岛的主流,中医自然普遍使用;而朝鲜使者渡过对马海峡来到日本,用中医药治愈了日本天皇的疾病,让日本人在惊喜中眼界大开。我们知道,日本民族是非常善于学习的,并且,最善于向强者文化学习,并在此基础上发扬光大,变成本民族的独特文化。中医在五世纪肯定是世界最先进的医学之一,日本很快接受了这一医学体系。------这大概就是日本汉方医学的最早起源吧。



       第二个阶段自然是公元七世纪末到九十世纪初,在长达两百六十多年的时间中,日本天皇先后任命了十九次遣唐使,其中十四次成功来到唐朝。遣唐使的团队中,有大量的学问僧和学习生,中医作为人们生活的重要保障,当然也在学习之列。

       同时,鉴真大和尚东渡扶桑,也带去了很多先进的中医药。从电视剧《鉴真东渡》中,我们可以看到,鉴真法师自己就是著名的医师。他多次给自己的徒弟和百姓治病,还在瘟疫到来时,挺身而出,治愈了很多感染者,有效地控制了瘟疫的传播。

       第三个阶段在明末清初,大致相当于日本的江户时代(公元1603---1876年),很多优秀中医东渡日本传播中医,是日本学习中医的高峰期。在日本医学界掀起了研究(张)“仲景医学”的浪潮,形成了学术上的“古方派”,成为汉方医学的主流,并与后世方派在学术上产生争论。客观上促进了汉方医学的发展,催生了日本传统医学“汉方医学”,日语:かんぽういがく,又称为“东洋医学”。



       这一时期去日本传播中医,被载入史册的人有很多,他们中间有华人华侨、黄檗僧人、古代文人,特别是明末清初的著名中医。我们简单梳理一下重要的人物事迹。

       陈元赟(yun),于明末1619年来到日本,起初时在长崎、京都、江户等地漂泊不定,靠行医针灸和教授书法为生;到1626年,开始寄居在江户的西久保国昌寺中,把中国的少林武功传授给寺内僧人,还有三个浪人也拜他为师,因而他成为日本柔道的鼻祖,在本系列后面我们会专门介绍。1638年,武野安斋将陈元赟介绍给江户幕府御三家之一的尾张藩主德川义直,担任尾张藩主的儒官和医臣,为中医在日本的传播做出了很大贡献。(《黄檗文化》P200)

       戴笠,法号独立性易,是著名的治痘僧人。明朝天启元年(1621年),戴笠家中被一场大火焚烧殆尽,他开始四处流浪,不久拜江西名医龚廷贤为师,刻苦钻研《素问》、《难经》等中医经典,在继承龚廷贤医术的基础上,将痘科治疗方法推向成熟。



       清朝顺治十年(1653年),江浙一带的反清复明势力被清朝平定,戴笠从广东番禺东渡日本,暂住同乡医生陈明德家中。日本承应三年(1654年),戴笠拜访隐元大师,皈依佛门,法号独立性易。当时日本人深受痘疮(也就是天花)之苦,民间流传这样一则谚语:“人生有二患,麻疹与痘疮。痘疮最惨毒,十儿九夭殇。”戴笠把治痘技术传授给门下日本弟子池田嵩山和佐伯玄东等人。

       池田嵩山是岩国藩主吉川氏的要臣,师承戴笠(独立性易)后,学会了特效治痘技术,家族从此传承,闻名全日本。他的曾孙池田瑞仙尤其擅长治痘术,到了德川幕府时期,医学馆开设痘科,被任命为教授,传授太爷爷师从中国僧人学到的医术。佐伯玄东也深得戴笠医术精髓,子孙后代相传行医。(《黄檗文化P228-----230》)

       陈明德,于十七世纪流寓日本,他医术高超,尤其擅长小儿科,在长崎人的挽留下,最终加入长崎籍行医,还著有《心医录》一书,流传至今。



       王宁宇,号五云子,原籍山西太原,东渡日本后,在长崎行医,后开设医馆,并教授医书,将明朝流行的药剂包装手法传入日本,极大地推动了日本医药学的发展。

       北山道长(马寿安),号友松。他的父亲马荣宇于1627年入籍日本,他本人跟随父亲来到日本,后来在大阪开业行医。北山友松学术富瞻,颇有声誉,被誉为有“旷世之才。授闽医之传,善得法外之法。故治术别开生面,触手生春之妙矣。”

       北山友松擅长象胥(翻译学说),又融通儒释道三教,并从中领会、学习仲景奥旨;还师从戴曼公从而深得《内经》、《本草》精蕴。既而又说皇朝医风不可不研,乃师从小仓医员,就是原庵冈本玄治高弟,终成其大业。留下《北山医案》等十余部医学著作。



       《北山医案》,是北山友松平生治病的部分记录,本书对各医案记述全面,脉证俱详,进行综合分析研究后,对诊疗过程中的治病思路,以及所涉及到的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本草》等著作作了相关论述。将经典的论述作为辩证论治的指导方针,又用实践疗效来反证经典的权威性和正确性,二者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。

       日本汉方医学的历史和现状。

       中医传播到日本一千多年,逐渐成为具有日本特色的汉方医学かんぽういがく,。汉方与中医同根同源,同根异枝,在江户时期,与日本自有的“和方医学”、来自荷兰的欧洲“兰方医学”三足鼎立,各有千秋。汉方医学以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为经典,发挥了中医治疗疾病的传统优势,庇佑着日本人民的生命健康。

       但到了近现代,中日两国先后被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了闭关锁国大门,中国是1840年的鸦片战争,日本是1853年美国佩里舰队扣关的“黑船事件”。从此,来自西方的先进军事、经济、科学、技术、思想等像海潮一样冲击着东方国家,跟中医一样,汉方医学也受到了现代医学(西医)的严峻挑战,甚至为其存废问题斗争了一百多年!



       其实,在1853年“黑船事件”之前,虽然日本德川幕府也颁布了《大船建造令》,实施跟中国清朝差不多的海禁政策,但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,葡萄牙人、西班牙人、荷兰人相继来到日本,特别是荷兰,日本即便在海禁时,也开了一道口子与他们作生意,而荷兰人也把天主教、西医带入日本,就是上面我们已经说过的“兰方医学”。

       刚开始的时候,日本人把西方人称作蛮人,嘲笑他们野蛮,对他们传播的文化是采取抵制心理对待。比如,传播宗教,日本和尚会问:“你们的宗教,中国人认可吗?”说回西医,日本人也会拿中医比较,怀疑他们不靠谱。-------这两点都充分说明,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对中国多么崇敬!

       但是,有一些具体探索精神的日本医生逐渐发现,这些“蛮人”挂出的人体图谱,虽然看不懂文字(中医是汉字,日本也用汉字,当然看着轻松),但与中医粗糙模糊的人体图谱相比,“蛮人”的人体解剖图精确得多了!



       特别是在1868到1869年间,一场“倒幕运动”的战争中,日本人看到了中医与西医的巨大差距,从而彻底改变了对中医的态度,也改变了政府对中医的政策。当时,已经不是冷兵器的大刀、长矛,而是使用的火枪、火炮,死伤规模更大。可是,当有士兵受伤,随军的老中医束手无策,但从英国使馆招聘来的西医,却能挽救很多士兵的生命,甚至让很多人快速恢复,继续投入战斗。-------立竿见影的急救外科,是西医的强项,却恰恰是中医的短板。

       1868年的明治维新运动,是日本抛弃源于中国文明,转身全面拥抱西方文明的过程,也就所谓的“脱亚入欧”的开始。所以,明治维新时期,中医与西医相比,确实在很多方面明显落后了,西医“当仁不让”地取代了中医。当时的日本政府全面封杀中医,其主要手段是医生从业需要师资考试,而考试科目都是西医;废止汉方药馆,禁止汉方药物自由买卖,只准许持有西医执照的医生才有资格开中药;明治维新后的几十年里,日本医科学校也不再教授汉方医学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中国清末到民国时期的情形也大致差不多,出现了吴汝伦、梁启超、孙中山、余云岫、鲁迅等一批反对中医的人,其中孙中山本人就是在美国学习西医的,鲁迅是在日本学习西医的。到了民国18年2月(1929年),国民政府对中医的排斥走到了极端,中央卫生会议通过《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》,全面废止中医。后遭到中医界社团组织的激烈抗议,废止中医也不了了之。但同时,中医界在为争取生存空间的抗争过程中,也自觉不自觉地走入了西医界预设的话语系统,并开启了科学化的道路。



       实事求是地说,日本明治维新后全面学习西方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思想等以后,仅仅用了不到三十年国力就超过了中国。而清王朝虽然遭受鸦片战争的巨大损失,以慈禧太后等人为首的既得利益者,却一直顽固地坚持故步自封,恪守成规,在现代浪潮冲击下,尽管也搞了“洋务运动”,但落后的政治体制的病根无法治愈,依然苟延残喘。

       直到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,清朝的北洋舰队被日本海军打败,一些有识之士开始睁眼看世界,光绪皇帝派人去日本考察学习,回国后搞了以“君主立宪”为主的改良运动,也就是所谓的“戊戌变法”,结果也被慈禧太后给扼杀了,“戊戌变法”成了遗憾的“百日维新”。

       日本明治维新后全面封杀中医药,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以后,情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。随着日本经济现代化的快速发展,一些身患慢性病、过敏性疾病的人数迅速增加;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大量老年病,西医常常无法解决,而中医药(汉方医学)却往往起到出乎意料的疗效。当然,这其中也有中国的作用,主要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,中日文化交流增多,中国在中医药方面的科学发展成果,也大量介绍到日本。



       于是,当时的日本政府开始大力扶持中医,调整了相关的医疗政策,以此肯定汉方医药的疗效。根据东汉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中的原方,有210个处方被普遍应用,并且获得专利。1976年,厚生省正式将汉方药列入健康保险,把主要的210个有效方剂以及140种生药列入医疗用药,患者使用这些汉方药个人只需承担10—3%的费用,极大地鼓励和促进了汉方药物的使用。

       当前,日本民众对汉方医学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。据调查,有近80%的人认为汉方医药治疗慢性病疗效显著,60%的人认为汉方药能促进健康长寿。日本现有汉方药厂200家左右,汉方制剂多达2000多种。在医疗实践中,89%的日本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;在6万家左右的药店中,经营汉方制剂的达到80%以上,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%的速度增长。
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近几十年来,日本还将汉方药推向世界。据权威期刊《中草药》消息,日本占据了目前世界上90%的中药市场份额。以日本帝国制药厂生产的贴付剂为例,每年出口到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膏体,多达1.8万吨,相当于12亿贴,连接起来可以绕地球4.2圈!相比之下,作为日本的老师,中国自己的中草药却在世界中药市场竞争中严重落后了,必须奋起直追。



       《世界华人周刊》专栏作者木青,在他题为《中国中医情何以堪?日本汉方占全世界90市场份额,碾压中药》的文章中,分析了日本中药走在世界前面的原因。木青归纳为政府支持、重视传承、严把质量、继承创新等四个因素。算是日本师从中国,把宝贝学过去然后变成自己本民族文化的典型吧?

       政府支持上面已经说过,这里简单展开说说传承,创新和质量。从传承来说,日本非常重视古籍的传承。现在日本汉方医学典籍的藏书量仅次于中国,还有20多家汉方医籍翻译和出版机构,每年出版汉方书籍100多种;同时,日本还关注中国大陆、台湾、香港的有关中医药信息和出版物,以便及时为己所用。



       关于汉方医药的质量和创新,不得不说现代日本人的态度是谨慎且严格的,采取的基本是“废医存药”原则,用现代医学的科学循证方法对所有批准的汉方药进行严格的测试,确保质量,明确毒副作用。由于近年来中国药材品质不断下降,价格却快速上涨,日本汉方药企开始急速中药材的国产化。比如,津村用青森县八户市的废弃小学,进行药用人参的栽培种植,2021年有望收获2000吨。

 
       参考资料:
       1.杨瑾、加茂智嗣、能濑爱加:《汉方药在日本的发展现状》,《中草药》2016年第15期。
       2.刘薇、武锋、马骥:《日本汉方教育现状及对中国中医教育的启示》,《环球中医药》2016年第12期。
       3.徐睿瑶、梁子钰:《日本汉方药的发展概况》,《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》2014年第7期。
       4.傅延龄、马艳红:《国外中医药发展概况》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05权威期刊《中草药》透露:日本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%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。
       年。  
       5、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木青:《中国中医情何以堪?日本汉方占全世界90市场份额,碾压中药》
       6.廖深基等编著:《黄檗文化:中日交流史上的明珠》
       7.百度百科:中医,汉方医学。
 
 
来源:songnengwang 栏目:他山之石 浏览量: 发布时间:2022-11-13 09:16:22